中国江西网

新闻热线
0791-86849275
广告热线
0791-86847125

教育会客厅

上高县教育局领导到南昌市红谷滩新区红...

3月8日上午,上高县教育局领导率领部分中小学校长到南昌市红谷滩...……

校长论坛

江西全省田家炳学校校长齐聚南昌开展校...

2018年1月13日,由江西省教育厅指导、江西省田家炳学校联盟主办的...……

高考自考


不忘初心高扬信心风帆 戮力前行再...

3月11日,玉山县在玉山一中报告厅举行2018年高考备考动员大会,安排部署2018年...……

青春在线

翰墨丹青绘三书 张扬个性齐发展

为了丰富学生在校的文化生活,注重学生的个性发展,培养学生的兴...……

智慧校园


智慧校园国标今年年底落地实施

一个学生在各个学习阶段读了哪些书,兴趣爱好发生了怎样的变化,甚至是在学校...……

求职就业


江西省第四届大学生创业公开课走...

12月7日,“青春创业行开启未来路”江西省第四届大学生创业公开课第四站在江西...……

您当前的位置 : 教育新闻网 >> 小记者 >> 美文欣赏

清贫乐—可爱的家乡

2018-05-03      
电话:0791-86849199 投稿邮箱:djwjyxw@126.com

来源:中国江西网        编辑:韩静    作者:王牡婷

  我的家乡就如同我这个其貌不扬、名不见经传的小姑娘,在祖国大地的锦绣河山中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然而它对于我而言却是独一无二的,意义非凡的。它那瘦弱、温暖的臂弯是唯一让我无论从肉体还是灵魂都可以亲近可以爱恋的地方。树有根才得以存活,人有根才能行走得更远。无论我在人生旅程中行走得多么狼狈不堪,它依然会在那儿向我张开温柔的臂膀拥我入怀。

  我的家乡是中国版图省级行政单位规划中江西省中最不起眼的村落--"上饶市玉山县华村",而她只是位于华村中一个群山环绕中以王姓集居的小庄子。庄子没有名字,只知它最为繁荣时正是日本鬼子大扫荡之时,因为处于大山深处连鬼子也未搜索到她。庄子里只有十来户人家。庄子里田野交错、毛竹林立、池塘水库遍布、鸡犬声相闻。村子里的人都传承着原始的农耕文明: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颇有几分与世隔绝“世外桃源”的味道。

  但她也像个隐居深山的贫穷的“老孀妇”。去赶个集要走三十多里山路,即使抄近道也要翻过两座大山,跨过三道岭。瓜果蔬菜自给自足,连豆腐也得自制。肉类食品除了自家养的鸡鸭可以吃个新鲜外,猪肉大都是腌制,吃起来满嘴咸味。这样的她在通电以前是拮据到长年累月难得花一个钱子儿。

  我出生时,她颤颤巍巍地举着昏暗的煤油灯,睁着浑浊的眼睛凝视着我,用她那经脉虬横的手抚摸着我,好看清她新添的子孙是个什么狗模样!不过我想她当时肯定失望地摇头并发出“哎”的轻微叹息声。因为我不似其他孩子像秋末冬初的大白萝卜般白胖水灵,却似那冬令时节悬挂于枝头风干的瘦小且呈黝黑色的枣。

  家乡好似“老孀妇”,她善养花鸟虫鱼、珍稀野兽,善于植树种药。土壤贫瘠,一锄头下去,挖到的不是蚯蚓,而是岩石与锄头碰撞的清脆哐啷声和骇人的火花。她养的野猪是最大胆的,农人们种啥它就吃啥。野猪拱过后的狼藉让本已颗粒稀疏的土地颗粒全无。农人们既伤心又无奈。因此以前临近年关时,仿佛泄恨似的总有一头百来斤的肥黑野猪给全庄人分了打牙祭。但现在是不可以打野猪了。

  人是大山的子孙动物也是。人与动物在穷山凹里相亲相畏。山林里的野鸡、野兔、野猪等各种叫不上名来的动物,常跟打招呼似的在我们进山采蘑菇、摘野果和刨松针时留下身上之物。当然有时也会有心惊肉跳的提醒生人勿近:一米来长的新鲜蛇皮拖延至某个阴暗洞口。

  山不仅是孩子的零食铺也是动物的游乐园。映山红、野百合根、野柿子、野葡萄、被称作乌溜梅的紫色浆果、山楂、运气好的能淘到野山参。春天里鸟儿们呼朋引伴地登台演唱;夏天里知了聒噪青蛙鼓鸣;秋天里的蛐蛐与冥铃在低吟;冬天里野猪结伴而行。

  我是吃十来家饭睡十来家床长大的孩子。庄子里的人大都是本家亲戚。和小伙伴们疯玩到哪家,开饭时分就在哪家蹭饭吃;晚上在哪家玩困了,便在哪家睡。这家的大人去跟自家的大人告知一声就成。更绝的是让与自己形影不离的大黄狗领着这家人的狗回家报个信。家里人看到是哪家的狗,便知自家的孩子在哪儿,不用记挂。庄子里东家蒸了什么吃的,但凡人们走到他家门前,东家就拿出热腾腾的食物招呼大家,西家煮了什么好吃的,顺着香味飘过去也能弄一碗来尝尝。所以当时的我们肆意地奔跑在乡间田野上,过了吃饭时间也无所畏惧。玩饿了就吃山上纯天然的食物,或到炊烟袅袅的哪家弄些烹调好的美食,吃饱了继续闹去,从不知疲倦。

  捕鱼捉虾、钓青蛙、摸河蚌,给野兔下套子,去草深的田垄捡野鸭蛋、上树淘鸟蛋……,真是美极了的活。

  年幼的我跟打工的爸妈在外地上了一年幼儿园,学会了唱跳《小燕子穿花衣》,一回村便被知晓情况的爷爷奶奶、叔叔婶婶们叫去表演,当时也不害羞。一有人来叫就不厌其烦地又唱又跳起来。现想起夏日午后老屋门前的榛树荫下,坐在板凳上谈笑看我表演的故人已四散飘落,快乐无边的自己变成今日卑怯、闷闷不乐的模样而潸然泪下……。

  我在家乡的年月是不多的,在外婆家上学前班的周末、寒暑假会被王家人接回去。周末与放假时光自然都是玩,所记的自然也是好景好人好事。外婆家的生活远优于爷爷家的泥坯瓦房,且家中我独大,但没有亲切感。四通八达的汽车公路尘土飞扬,一望无际的平整田野却家家都有明确分界线,上百户人家家家都用砖石砌起高高的围墙,连狗也不友善,仿佛人经过就该给它咬上一口似的吠叫。小孩子间也有偷、抢和欺诈的现象,因此远离了家乡的我就像离了活水被放到死水里的鱼那般难受。常一个人爬到外婆家水井旁的大树上,坐在树杈中间,望着天空几丝漂浮着的白云和不时飞过天空的鸟儿独自忧伤。

  外婆家的亲戚是很懂规矩的,犹记得当我卷着裤脚,双脚丫上沾满泥土倚靠在大门边上时,三姨婆气势汹汹地指着我道:“这丫头,真野!要好好管教,哪有女孩子家这样的!”外婆只是宠溺地露出粉红色牙龈,咧嘴一笑,蹙了一下眉,似做戏似地拉长声调:“哎,是野!”但她从未真正训斥过我。可三姨婆总盯着我不放,挑出个毛病来作为夸耀她外甥女的好,以致后来三姨婆一来我就避而不见,害她每回总问:“婷婷呢?”本已准备好的话又咽下去,空落落的别提多难受。我却躲清静的开心。

  到了县城上了学便不怎么回家了,家乡也变了。那个“老孀妇”更加落寞了。青年人都外出打工,只留几个老人镇守村子;山林更深了,蛇虫鼠蚁更多了;老屋塌了一半,爸爸本不想修房,但妈妈坚持说那是根。因为王家的列祖列宗都长眠在那大山洼里。山林里挂满枝头的野果再也吸引不了我,故乡青山绿水依旧可我却颇不孝地嫌它山太瘦水太细。

  家乡依然享受不到国家巨大变化的眷顾,依然清贫落后且留不住青年人。我不知是该笑故乡依旧,还是哭物是人非。万幸小伙伴们见了我还和原先一样亲切,只是我已不知道该和他们说些什么。他们有的16、17岁便辍学打工,20多岁便准备盖房子、结婚。当一个昔日只比我大三个月的姐妹手中抱着孩子,让孩子认我做干妈时,我好不尴尬。当昔日的伙伴叙说着我们的童年趣事时,他却搂着女朋友望着戴眼镜、斯文规矩的我,满脸的不可置信。从前奔跑在田野的野丫头今日却丝毫不见当年那身野性。人生无法回头,过去的只能回忆。我贫穷且偏僻的家乡,亲切质朴的庄里人常让我在深夜里哭泣——它让我的眼角常含泪水,因为我们彼此爱得深沉!(作者/王牡婷)

  相关新闻
江西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赣B2--20100072  备案号:赣ICP备05005386号-1 药品信息服务证
赣网文[2018]3167-034 新出网证(赣)字05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1406143号 国新网3612006002
江西日报社中国江西网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